精準醫學與精準運動

運動既然是醫學,運動的指導也必須要有美國前總統歐巴馬所提倡的精準醫學(Precision medicine)的內涵:針對個人的遺傳體質與健康現況,做出個別化的精準運動醫療處置。因此,陳俊忠教授認為,針對運動是良方(醫學)的推廣,必須將原屬於公共衛生與健康促進宣導的簡潔口語,融入醫學治療處方的內涵與精準醫學的核心價值,必須要將運動處方的概念:FITT(Frequency 運動頻率、Intensity運動強度、T運動種類與型態、Time運動持續時間),更具體的呈現於運動的指導,尤其是針對個體差異可能必須進行仔細評估,才能給予參與者合適的運動處方,避免不必要的運動傷害與時間、經費浪費。


「運動處方」依照個體身體功能與健康狀態,可大致區分為:著重運動員專業表現的運動訓練、推廣常人健康促進與疾病預防的體育健身,以及健康功能弱勢個體失能失智防治的復健治療,基本上這三群個案,都需要以精準醫學-著重「個體差異」的精神去規畫安全、有效的運動介入方案。其中健康功能弱勢者,包含:中高齡亞健康者、或術後病後出院患者、或失能失智前期高齡者,他們的運動介入強調的是醫療效益,是運動是良方(EIA)與精準運動(PE)關注的個體,因為他們比其他的族群更需要適當的增加身體活動量,才能預防疾病發生或惡化。但是,他們的體能與運動技能相對較差,運動的處方必須夠精準,否則就可能造成運動傷害或運動效益不佳,所謂「精準運動」,就是把精準醫學的概念,落實到運動醫學的領域,當個案要開始運動時,先要有運動處方的概念,評估個案體質,了解個案的現況,判斷運動健康促進可能的近程目標,然後依據這些資訊,提供適合個案的運動建議。因此,精準運動的核心,其實也就是運動訓練法中的個別化原則(Individual principle):針對每一個個案的特質與現況,選擇與設計適合個案的運動。雖然運動處方與醫藥處方相仿:用藥頻率、藥物劑量、藥名、用藥持續時間,但是有別於醫療的處方是由醫療專業人員直接施予患者,醫療處方介入的治療內涵相當精準明確,目前傳統運動的介入則是由運動者依照建議或指導自主活動,動作的正確性與運動的強度、持續時間很難控制,尤其是體能與運動技能相對較差的個案,更不易達到精準運動處方的要求,可能因為運動方式不對、運動過於激烈、運動衝擊過大、運動時間過長,造成運動傷害。

2020-11-16